行業資訊

Industry information

銀行新增信貸下沉考驗風控,監管對不良上升已有充分估計

點擊次數:274    來源:第一財經

相較1月信貸的“開門紅”,2月信貸受疫情影響較為嚴重,而這也將在銀行信貸投放的結構和節奏上有直觀表現。

結構上來看,由于隔離等原因,以信用卡消費為代表的零售貸款受沖擊更大;與之相對,對公領域信貸受影響有限,盡管部分信貸需求減弱,但涉及防疫的企業、受影響較大的中小微企業資金需求增加,是近期銀行信貸支持的重點。據了解,目前各銀行業金融機構抗擊疫情合計信貸支持已超過1.2萬億元。

同時,銀行的資產質量問題也不可忽視,存量貸款存在部分逾期可能,新增信貸更加下沉,考驗銀行風控能力,業內普遍預計,短期內銀行不良貸款總體會有上升。而銀保監會新聞發言人肖遠企3月6日晚間稱,受疫情影響,銀行總體不良貸款會出現一定程度的上升,對此監管已有充分估計。目前,銀行業撥備覆蓋率在180%以上,資本充足率平均約14%,具有較強的風險抵御和損失吸收能力。

個貸受影響較大

疫情造成的經濟活動放緩正直接作用于銀行業,尤其是銀行的個金業務。消費場景的驟減、房地產銷售遇冷等無不影響著銀行的零售信貸。“回過頭來看,2月情況的確比較難。”某股份行個金部相關負責人對記者感嘆道,特別是占據著“大頭”的按揭貸款。

“1月住房貸款有一次性的集中投放,支撐數據增長,但到了2月,房地產成交量急速下滑,居民貸款需求萎縮,住房貸款的線下面簽也受限制,所以影響比較大。”上述負責人稱。

根據第三方發布的2月房地產公司銷售數據,2月單月TOP100房企全口徑銷售金額達3243.3億元,環比降低43.8%,同比降低37.9%,創下近幾年來單月銷售的最低記錄。再從1~2月的累計銷售金額來看,百強房企整體的業績規模同比下降23.8%,其中,有超8成的百強房企2月單月和累計業績同比雙降。

除了住房按揭貸款外,個體經營貸也有所減少。“這主要是由于延遲復工,個體戶無法正常經營,貸款意愿不強烈。”上述負責人說。同時,隔離減少了居民外出游玩、購物、用餐等活動,使得居民在餐飲、休閑娛樂、文旅等領域的支出下降,進而導致信用卡消費貸款、個人消費貸款等驟降。

天風證券銀行業首席分析師廖志明預計,2月個人貸款將下降3000億元,其中住戶短貸減少3500億元,中長期貸款增長有限,料僅增加500億元。

不過,盡管短期內零售信貸表現稍弱,但并不影響全年投放。“全年來看,消費信貸仍是行內投放重點,疫情得到控制后,需求應該會釋放。”滬上某股份行分行業務經理對記者稱,“很多銀行也在發力線上化場景特征明顯的消費類貸款,在定價上也會有一定傾斜。”

相較個人貸款表現,對公信貸受到的影響較為有限。某城商行公司部相關負責人對第一財經記者稱,“企業信貸發放上,存量基本未有變化,受影響的是一些新增貸款,由于企業2月沒有開工,無法發放。”

但同時,對公領域也有積極因素推動。一方面,3000億元專項再貸款投放較快,5000億元支農支小再貸款、再貼現也在陸續發放中;另一方面,銀行在加大防疫相關的信貸投放,比如對防疫物資生產企業傾斜信貸資源等,大力支持口罩、消毒液生產商、醫療科研公司等;再者,受疫情影響較為嚴重的交通運輸、住宿餐飲、旅游服務等行業的企業貸款展期,有授信的企業增加提款等,將支撐2月企業信貸小幅增加。廖志明預計,2月對公貸款增加1.2萬億元左右,而2019年同期是8341億元。

某大行分行業務員對記者稱:“疫情的到來讓銀行發現了一些新的業務機會,以往銀行更多關注地產、批發零售、基建等領域,對線上業務關注較少,如今,也有銀行開始看在線教育、網絡平臺、在線旅游、視頻游戲、大數據、云計算等企業。”

整體而言,考慮到疫情影響,盡管部分行業需求減弱,但抗疫類貸款的投放起到了對沖作用。不過,上述公司部門負責人告訴記者:“拉長周期看,銀行信貸投放仍將集中于基建等公共領域,主要還是延續原有項目的儲備,畢竟大的投放要通過前期評估、授信準備,另外,房企開發貸可能也有增長。”

銀行資產質量承壓

不只是信貸結構的微變,受疫情影響,銀行資產質量也備受關注。一方面,存量投放中,一些受沖擊較為嚴重的企業或個人的貸款存在逾期可能;另一方面,新增投放中,政策激勵之下信用下沉更加考驗銀行的風控管理能力。

“疫情發生以來,行內一直在摸排企業經營情況,特別是交通運輸、住宿餐飲、旅游文娛等行業,一些企業現金流較為緊張,銀行也在想辦法看怎么幫助企業,但要考慮的是,度過這段時間后,如果企業經營無法回到正軌,那么到時銀行的不良挑戰將更大。”上述城商行公司部相關負責人對記者說。

東方金誠金融業務部劉紹芳也分析,相較國有大行和股份行,疫情在短期內將加劇中小銀行資產質量下行壓力,疫情持續時間越長,中小銀行面臨信用風險壓力越大。“主要有兩方面的原因,第一,中小銀行客戶以中小企業為主,而中小企業整體抵御風險能力較差;第二,受經營范圍限制,中小銀行貸款往往與當地產業結構高度相關,貸款集中度較高,易受突發事件沖擊。”劉紹芳稱。

另外,新增貸款中,小微企業和涉農貸款是近期銀行投放重點。上述大行信貸業務員對記者說:“這些企業通常存在抵質押物欠缺、財務信息不規范、經營風險較大等問題,銀行在放貸時要下很大功夫,比如參考繳稅等信息,目前行內對小微企業和涉農貸款的不良容忍度相對稍高。”

肖遠企近日也表示,預計短期內銀行不良貸款率會小幅上升,但幅度十分有限。據悉,銀行業目前撥備達近6萬億元,是現存不良貸款的兩倍。“銀行每年產生2萬多億元的凈利潤,且資本充足率達到14.64%,有將近23萬億元的資本。即便不良率稍微上升,也可以應對。”肖遠企稱。

而為了緩解企業資金困難,日前監管也出臺了一些政策,比如對符合條件、流動性遇到暫時困難的中小微企業貸款給予臨時性延期還本付息安排,主要針對的是生產經營性貸款,中型企業、小型企業和微型企業以及小微企業主和個體工商戶均包含在內。有觀點稱,這也可以起到防風險的作用,可防止疫情前銀行的良好客戶在疫情之后變為“不良”。

但也有市場人士擔憂,認為臨時性延期還本付息有可能導致企業逃廢債問題,進而導致銀行不良貸款攀升。對此,肖遠企3月6日晚間回應稱,受疫情影響,銀行總體不良貸款會出現一定程度的上升,對此監管已有充分估計。

“疫情對經濟金融的沖擊是暫時的,不良貸款持續大幅攀升的經濟金融基礎并不存在。我國銀行業撥備充足,撥備覆蓋率在180%以上,資本充足率平均約14%,具有較強的風險抵御和損失吸收能力。”肖遠企稱。

同時,他還強調,政策實施過程中,監管要求銀行業金融機構注重把握好以下三個方面:一是重點支持前期經營正常、受疫情影響遇到暫時困難、發展前景良好的中小微企業;二是有效防范風險,對于貸款期間企業經營出現實質性變化的,及時予以相應處置;三是完善反欺詐模型運用,一旦發現弄虛作假等違法違規行為,立即停止融資支持,防范道德風險。而在企業復工復產后,經過一段時間的正常經營,如果這些企業仍不能按時正常還本付息,貸款該認定為不良的就要認定為不良。


Copyright? 2020 臺州市金融投資集團有限公司All Rights Reservd. 浙ICP備17026116號
中国福利彩票排列七 (★^O^★)MG三倍猴子_电子游戏 49码开特无错过规律单双中特料 福利彩票30选5规则 (★^O^★)MG夢幻邂逅巨额大奖视频 浙江快乐彩11选5开奖结果 (★^O^★)MG矮木头爆分技巧 黑龙江36选7规则 多宝娱乐平台网页518 深圳风采单式开奖查询 (★^O^★)MG运财酷儿免费试玩 新疆25选7开奖结果近十期 (^ω^)MG漂亮猫咪技巧介绍 上海天天彩开什么号码 北京福利彩票网 (*^▽^*)MG弓兵游戏网站 127期六肖中特